AG真人游戏

AG真人游戏 原创小说家族021 | 梦想恰饭两难全,脏钱也是钱?

缴完费,我火急火燎地给她打了过去——

谁都曾有过梦想。

而拥有这些的前提则是我始终秉承着"努力并不一定能够成功,但投机取巧一定会变得更有钱"的信条。只要肯选择放下底线,不择手段地在小说中加入某些"特殊"元素,即使故事性差些也会有大批"读者"追看下去。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而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也愣在原地。

手机转了三百元钱,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不多不少,刚好五十块。

恐惧令我感到焦虑非常。明天母亲就要出院了,我得做点什么,来守护这一切。

我像求救一样拨通了她的电话。

为了所谓的梦想与底线,我还是和当初一样无力而贫穷。

0 4

我摸了摸鼻子,苦笑着点了点头。

0 3

翻动着通讯录,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老人喜笑颜开地收下钱,临走时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

"一栋别墅,一群朋友,还有你。虽然缺失了梦想,但我得到的更多。"

她犹豫了一会,如同好久不见问道。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感觉大脑一团浆糊。

依旧是接着上次的梦。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

"来了来了!"

哽咽声中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地安抚着她,没敢多说话。老人身体不好,受不了太大的刺激。

可等我充好电以后,再开机打回去却发现打不通了。

从之前那次通话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个未接电话,上次的话费并没有充上。

昨天早上那通奇怪的电话我还没问清楚,晚上的聚餐又全是阿谀奉承。

沉默好一会儿,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声羞赧的"嗯"。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聚会上我确实地要到了她的电话号码。

直到天黑,我才把这该死的话费充上。

高雅的盆景迅速枯萎,厚重的书籍一本接一本燃烧,我所珍视的一切转眼间支离破碎。豪华别墅变成了梦中廉价狭小的出租屋。

幸好,只是噩梦。

"要租的。这里的床好,可以做个好梦。"

因为十七岁,我已经有了百万年薪,不久前还在郊区地段买了一栋小别墅。

"……有空吗,陪我聊一会。"

我感到自己的声音出现了轻微的颤抖,噩梦也好,现实也好,一切都该由我自己来掌控!

匆忙打开微信,看到了一个令我心悸的数字。

那样贫穷的我,也不曾忘了梦想。

在那个卑微可怜的梦里,我硬着头皮咬紧牙关去追逐着不切实际的幻影,朋友们将我视为怪胎都逐一离我而去。大学四年的时光过的煎熬无比AG真人游戏,记忆中只余下一台电脑、几桶泡面。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AG真人游戏,我变得愈发孤单AG真人游戏,一切的苦闷都只能往肚子里咽……

梦里的我租着十平米不到的房子,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起早贪黑的写着无人问津的故事,微薄的收入连一日三餐都很难摆平。我的热情被残酷的现实一次次浇灭,撞破脑袋想写出一部好作品,却被同行用与我一样卑鄙的方式击败……

我是一名零零后当红网络小说作家。

(完)

希望这篇《梦》,能唤醒你我的梦,

"哟,大作家来啦!"

"我一日三餐只能吃泡面杂粮,只能艳羡别人的幸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青春越走越远。除了梦想,我一无所有。"

我要疯了,脑袋剧痛。

"没干过什么亏心事吧?"

"咱们……多久没见面了?"

而我只是比其他人更需要钱,仅此而已。

梦太过真实。

"当然没有!你后天几点出院啊,我派人开车去接您回家。"

电话另一边的声线很粗,显然与刚才同我聊天的不是同一人。我感到莫名恐慌,隐约猜到了什么。

我愣了愣神。

"喂,大作家今天有空吗?赏个面子一起出来吃个饭!"

摁下开机键,屏幕亮起,手机开始"嚎叫"起来。

我的声音也很粗。

"咋了,有啥事吗?"他顿了顿。

没等我追问一句,手机屏幕上灯光闪烁,通话显示已经被挂断了。

这是最初的那一通诡异电话的延续。

0 6

0 5

零钱(剩余¥30.1),这不可能是我作为当红网络作家该有的存款。

剽窃他人的优秀创意,盗取他人的优秀文字再进行删改,只要是为了钱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最让我痛恨自己的,是我明知它行径卑劣却无路可走。

她是我的姥姥,而不是母亲。

和我姥姥不同,她有一个争气的好儿子。

我感到有些不耐烦。

我突然有些害怕。

来电显示:老妈。

"孩子啊……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吃饭?"手机另一头传来断断续续的笑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声音有些粗,听起来竟有些显老。

抬头望向挂在墙上的时钟——

"没……没啥。"

忽而惊醒,汗如雨下。

残酷的现实,就是最好的梦想绞碎机,

原标题:小说家族021 | 梦想恰饭两难全,脏钱也是钱?

今天是4月3号,母亲后天就要出院了。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带着疑惑。

2019年4月5日,0时0分。

可当我回到舒适宽敞的别墅时,身体便不听使唤地朝卧室走去。

"啥?出院?"

我关上门,缓缓坐回狭窄的床沿上,躺下身子。

我到的时候大家基本已经到齐了。

0 7

疲倦一股脑涌了上来,我很快进入梦境。

抹了抹眼角,起身走了过去。

"我——挺好的,最近赚了不少钱,买了个房子。"我瞥了一眼这间出租房,眼圈有些发红。

我跟她叙起了旧,天南海北地扯着淡,一阵怅然若失感从心底蔓延。我所走过的路实在难以启齿,拙劣行径换取的高额收入反倒让我心里憋屈。

《梦》

翻了翻手机上的通讯录,找了半天发现居然没有一个能够吐露真心的人。

若是我写作不再赚钱,朋友们还会这样围着我转吗?

"sorry,your telephone charge is overdue……"

"不也挺好的吗。"

有问收入的,有问作品的,还有随便聊天笑着与我套近乎的。无论为了什么,这种被珍视的感觉都让我万分受用,仿佛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你以何种方式得到,未来就会以何种方式失去。是你的,终究会得到。不是你的,用尽手段最终也会离你而去"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让我一怔。

当年那些白粥中夹杂着的血迹,是让我对贫穷产生恐惧的元凶。哪怕在梦里不择手段行径卑劣,也要逃离那名为贫穷的病原体。

"我明天要结婚了。"

"姥姥,我没事。"我苦笑了声。

"喂,是刘妍……吧?"

迷迷糊糊中,我发现自己竟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嗯。"她青涩的语气让我有些许怀念。

我咬了咬牙。

"喂喂喂,大作家您不是说写作相当轻松吗?怎么连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不会其实过得很惨吧……"

我觉得自己谈的不是一年前的事,反而是十年前甚至更久远的事。自己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孩子。

猛然惊醒,冷汗狂冒。

"傻孩子,你在说什么胡话呢,我啥时候住院了?"

嘟——

0 2

"之前打电话你喊我妈,我还以为过清明你妈还魂回来了,结果你手机突然关机我打不通电话……"

这次我马上跟大辰打了电话。

腰酸背痛地累倒在电脑桌旁,一阵疲惫袭来。

"借我五百……不,三百就行。可以吧……?"

但这不可能!绝不!

"我最近总是做噩梦,梦里,我什么都没有,徒有一腔热血。"

"是我,我刚跟你打完电话。"

冷汗不由渗了一后背。我确信自己已经清醒,直觉告诉我,这件事过于蹊跷了。

慌张地拿起手机,我得再给刘妍打一遍。她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没准正是她搞的鬼!

我究竟应该相信什么呢?

"你的别墅,你的朋友,还有我。"

擦了擦脸上的冷汗,我愈发感到后怕。最近我愈发分不清自己是醒着还是在做梦。缓缓坐起身,下床走到电脑桌前,企图用写作摆脱恐惧。

"行啊,你要多少?"

传奇数媒旗下公众号小说家族征稿,篇幅2000-50000字,主打传奇、脑洞、反转、治愈四大标签,过稿稿费每篇500-5000元,欢迎大家来稿!投稿邮箱:xiaoshuojiazu@126.com

劣币驱逐良币,这是人的私欲必然会引起的后果。在无用的倔强和努力下,除了母亲的笑容,我居然什么都看不到。

"您就放一万个心吧,写小说容易着呢,我过得相当滋润。"

今天的小说更新任务还没有完成,但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写作了。

母亲得了一种怪病。每日依靠我接济高额医药费才能勉强维系生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我很快冷静下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是一名当红网络作家。

我本该掌控着我的命运。

听说压力过大会导致精神分裂,看样子现在已然差不多了。

本文原创首发自今古传奇旗下微信公众号"小说家族",任何媒体账号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欢迎转发个人朋友圈,将好的故事分享给更多的人。

展开全文

在这个时代里,共鸣比真实更加重要。

电量不足,自动关机。

"喂,大辰啊,是我……"

整理好情绪打开破旧的木门,门外站着一位奶奶……

留下的时间不多了,4月5号马上就要来临。就在这时,一个新添加的电话无意间映入我的眼帘——刘妍。

大辰一如既往地直率,挂了电话后,没过多久手机传来信息:

我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机。老人也很时髦,微信转账用得很熟练。

再抬起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0 1

"您是……"

用作家这个词,是因为我实在不想将自己与那些散发着贫穷酸臭味的扑街作者们混为一谈。

眼眶止不住发热,继续翻动着手机通讯录。

"你呢,最近怎么样?"

我松了口气。

"您不是五号出院吗,今天三号,后天出院应该没错啊?"

我一开始就很明白。

"今天又该交房租了哈……"

梦里的东西是让我如此向往,哪怕是让我曾那样恐惧的贫穷……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陡然响起。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房东找我要房租,看来是真被梦吓怕了。

我的母亲在我七岁时就已经去世,究其原因是家里太穷,实在看不起病。

房东原本布满褶皱的脸都要笑开了,目光中露出一丝期待。

这是对老同学最为客套成熟的问候。

"现在……还单着?"

"喂,孩子你总算回电话了,我都要急死了……"

而现在,梦终于要醒了。

"去去去,我马上去!"

我终究还是来到了这一天。

"喂?妈啊……"

她只咯咯地笑,没有插话。

"是啊,单着……"

姥姥的情绪很久才稳定下来,我们聊到凌晨两点钟才挂了电话。

好在一天过得很快,我完成今天任务时已又是傍晚。

散发着令人恶心的酸臭味,垃圾篓里还有变质的泡面。

我开始对母亲出院那天恐惧起来。

不,是一位阿姨。

我感到异常恐惧。

刘妍的话让我大脑一片空白,我想要对着手机辩解些什么,电话却被挂断了。

"有几年了吧……我想想,最近那次是我的公司刚成立,咱们回老家碰的面。"

我如梦初醒。

言语间透露出淡淡的幸福,却让我如雷贯耳。

"南哥啊,有啥事?"粗糙的声音传来,如同一位中年的油腻大叔。

"那你现在呢?"

"我今天还有事,就不……"

"你说。"

什么?

在母亲需要手术费的时候,我站了出来,掏出好一大笔让姥姥惊得瞪大了眼睛的钱;梦中,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彼此吐露友情梦想,相互鼓励扶持;梦中,有一个小家,面积不大但谁也赶不走我,家里的爱人正准备着丰盛的晚餐,即使看不清楚她的样子,望着她的背影我也会心安。

不是才交了话费吗,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这次打来电话的是我朋友大辰,人一旦有了钱,就会有很多人主动找你。

回想起自己当初眼睁睁看着母亲喝着白花花的稀粥,再不停吐出来的样子,我总算明白了。

窗外的天色刚蒙蒙亮,我的脑袋有些发胀。现在的我是醒着?还是睡着?

我自然不会拒绝,甚至借酒壮胆吻了她。她红着脸低下头,居然没有表现出抗拒。我简直要飞到天上去,恨不得马上带着她满世界转一圈。

门外传来了碰碰的敲门声。现在时间不算早,但我并没有感到意外。两天里我梦中一直畏惧着的、会夺走我安逸生活的人,就是她。

"喂您好,请问您是……?。"

疲倦如潮水般涌来,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能借我点钱吗?"我看了一眼肮脏狭窄的出租房,抖了抖嘴唇吐出几个丢人的字眼。

而事实上,我终究还是没能逃过命运的摆弄。

"sorry,your telephone charge is overdue……"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你……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大辰这家伙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怕什么他就说什么。硬着头皮听他说好地点,我火急火燎地赶了过去。

回家路上,脑袋里一直在想这些事。我是一个未成年人,得到了一些我不该得到的东西,却也失去了一些我不该失去的东西。

"快来快来,我们都等你好久了,坐这边。"

难以言喻的恐惧从灵魂深处蔓延。我睁大眼睛,发现我的别墅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从几百平方米到几十平方米,再到十几平方米。

红斑狼疮。

因为我高中辍学了一年,难得见这一次面,大家围着我叽叽喳喳个不停。

大概是因为这份焦虑,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现在我已经可以确信发生了什么。

"恭喜啊……"我鼻子一酸,象征性寒暄了几句,赶紧挂掉了电话。

转账给你:¥1000.00。

"你……以后还接着租吧?"

"不,你错了。现在你还是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梦都没有了。"

许久不见的朋友们见到我都十分高兴。

在我的印象里,母亲是一位刚正不阿女性。若是让她知道了我在做这等事情,肯定不会轻饶了我。

"我有事想问你……"

刘妍声音变粗是另有理由的。

大家好,这里是小说家族的第二十一篇原创——

梦中,我回到了从前。

一种可怕的念头从我脑海里冒出来。

又有多少人越过底线,成为了自己讨厌的人。

"是我,写小说的那个。"我生怕她会认不出我。

泪水止不住地流。

聚餐结束后,曾经心仪的女生还向我要了电话号码。

我眼眶一红,眼泪流了出来。看看我拿手机的手,茧子满布。看看镜子里我的脸,胡子拉碴。看看这地方,头痛越来越剧烈。

"三百五房租是吧。"

"好嘞。"

本文原创首发自今古传奇旗下微信公众号"小说家族",任何媒体账号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欢迎转发个人朋友圈,将好的故事分享给更多的人。

让梦想,不要只存在于梦里。

原标题:小学语文部编版指定阅读名著,寒假读起来!

原标题:“战疫必胜,祖国有我”青少年作品展示(一)

 


Powered by Ag杀猪_ag杀猪场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